啊喵呜~

疯狂嗑吧唧中

影帝胡和仓鼠刘(四)

总算是大刀阔斧修改(划掉)重写完了!

这一更依旧没文笔没文笔没文笔,人设ooc ooc ooc,也依旧有很多不合逻辑禁不起推敲的内容,如果你觉得很扯蛋,请不要告诉我,反正你告诉我我也不改【任性傲娇脸】




“刘叶!!你小子又不穿衣服裤子!!过来!!”大清早房间里荡漾着胡影帝中气十足的咆哮,提神醒脑必备良药!


“不不不要!!我们仓鼠从来都不穿衣服!!”隔着房门传出某人坚定不移的拒绝。


“仓鼠个屁!你他妈现在是人的状态!你见过有哪个人类天天裸奔的!?”


“我我我不穿!难受!不穿!”


“……你不出来穿衣服今天不给你买板栗了!”


自从胡军接受了刘叶可以人鼠转换之后,这样的情况每天都要上演。当然,在板栗的诱惑下,基本上每次都是以刘叶不情不愿穿起衣服裤子告终。为什么胡影帝不用备用钥匙开卧室门?呵呵,他非常享受这个逗弄刘叶的新技能。


那混乱的一晚结束之后,第二天早上胡军发现刘叶的耳朵和尾巴都不见了,刘叶自己也迷迷糊糊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了那对耳朵和尾巴,刘叶看上去就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但是这个新晋人类对于穿衣服裤子却有着执着的厌恶。


因为两人身材相当,胡军暂时把自己的一些衣服裤子拿给了刘叶,自己这段时间比较忙,又不放心刘叶单独上街,只能先让刘叶凑活着穿自己的衣服裤子。不情愿穿着衣裤的刘叶不满地抱怨“你们人类真麻烦,为什么都不长毛呢?像我们仓鼠多好,浑身有软呼呼的毛,哪里需要裹这些东西在身上!”


胡军失笑,即使变成了人类,这心思还是跟小仓鼠时候一样单纯。看着和裤子斗争的刘叶,胡军想起了刘叶刚变成人类那几天的折腾。虽然变成了人类的形态,但是刘叶身为仓鼠时的本能并没有随之改变。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往嘴里塞各种食物,有一次自己回卧室换衣服的功夫,刘叶嘴巴里就塞进了四五个大板栗,差点没噎死自己,好不容易把他嘴里的东西全都弄出了,还得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你现在是人类了,不能这样往嘴里塞吃的”以及“人类为什么不能像仓鼠一样在嘴巴里储存吃食”,刘叶听完总会很不开心的嘟着嘴抠手心抱怨人类的无趣和不能享受偷偷储存食物这一乐趣的低落。


这么单纯的心智甚至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安全立足。可是即便如此,胡军对这个大男孩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深,也许是自己见过了太多的肮脏,经历了太多的算计,这个干净单纯的男孩带给自己的不仅是快乐,还有安心。每次看到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哪怕内心有再多的不满愤怒都能被化解。对自己性向从没有过苦恼的胡影帝明白,自己这次恐怕真的栽了。可是刘叶呢?他能明白这样的感情么?他能接受这样的感情么?


回过神来,揉了揉面前不开心的大脑袋,胡军叮嘱道“我出门了,家里的电器怎么用都教过你了,午饭也给你定好了,到时候直接送过来,你在家里乖乖等我晚上回来。”刘叶乖乖的点头,胡军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扒在门上提醒“别忘了我的板栗!”


胡军出门后,偌大的房间冷冷清清,刘叶低头看着束缚着自己自由的一身布料,毫不客气的全都给扒了,然后大大方方遛着鸟扑进了胡军卧室柔软的大床里。自从某次午觉睡过胡军的床之后,刘叶就对自己房间的那张床各种看不顺眼,每次只要胡军出门,他都会偷偷溜到胡军的床上撒欢。一开始胡军还会说他两句,到后来也就直接放任不管了,但是唯独晚上睡觉的时候死活都不同意和他同睡。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个滚,刘叶咬着枕头角磨了磨发泄心中小小的不满,然后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送餐小哥的夺命连环call重磅来袭。吃过午饭,刘叶忽然想起来前几天一个网友推荐给自己的一部电影,特别感人。刘叶兴冲冲的准备好水果饮料零食,打开网页,用一指禅艰难的戳出电影名称,兴致勃勃的准备接受传说中巨感人的情感文艺片的洗礼。可是,看着看着,刘叶东西也吃不下了,垮着脸把自己团成个大虾米钻进了被窝里,只留一条缝隙遥远的凝望着电脑屏幕。


晚上胡军拎着香喷喷的板栗回到家,一开门一个大黑影迎面砸来,抱着挂在身上的树懒烨,胡军哭笑不得地拍拍他屁股“干嘛呢这是?这么热情?”


刘叶紧紧搂着胡军的脖子,反复叨咕着“好可怕好可怕。。。嘤嘤嘤。。。”


等进了房间,胡军好说歹说把企图化身狗皮膏药的刘叶“撕”了下来,边给自己倒水边问“怎么了?什么东西好可怕?”


刘叶红着一双大眼睛委委屈屈的告状“就就前几天网上有一个人告诉我一部电影,特别感人,说是讲了一段不一样的爱情故事!”


“哟,那不是挺好的么?爱情故事有什么可怕的?”


“可可可是一点都不感人啊!!!阴森森的!还有乱七八糟的鬼之类的!!”


胡军听了想了半天,居然还有这么另类的文艺片?“电影什么名字?”


“叫……嗯……寂……寂静岭!对叫寂静岭!”


“噗!!……咳咳咳咳!!”胡军一口水喷了出去,寂静岭?!!文艺片?!!还爱情故事?!!excuse me???“咳咳……那个……叶子,你看的这个……不叫文艺片,叫惊悚片。”


“!!!!!!!”


被误以为是文艺片的惊悚片虐待了一下午的刘叶彻底变成了胡军的小尾巴,胡军走到哪里跟到哪里,连上厕所也差点跟进去,甚至到了睡觉时间也不肯回自己的房间了。看着扒在自己怀里打着小呼噜睡得喷香的刘叶,胡军愁得发际线都要后退了:只能看不能吃,这觉还能不能睡了!!!


-tbc...or not-




最后,一个无奖竞答:请问,文中所说的那部巨感人的描述不一样感情的文艺片是哪一部电影?

答案也许大概可能说不定看心情会在评论中公布~


评论(27)

热度(45)